男童跌入隧道伤脑记忆力下降 中午吃啥下午即忘

游览量:69839   时间:2020-11-02 01:34:12

  12岁的赵伟坐在母亲旁边,不爱活动也不爱说话,看着母亲伤心地哭,没有丝毫反应。今年2月,赵伟骑车经过青岛海底隧道台西三路隧道口时,撞上隔离墩摔进11米深的隧道,左半边颅骨碎裂成七块。目前,赵伟已经接受了两次颅骨修补手术,记忆力基本丧失。

赵伟与母亲。

  隧道口施工没设置护栏

  一台17英寸老式电视机,一架破旧的电风扇,一台脱漆的冰箱,这是赵伟家中值钱的电器了。

  赵伟的父母是淄博人,在青岛生活十多年了,一直靠在团岛早市卖海鲜为生。由于收入微薄,他们在周边租了个平房。从赵伟出事到现在,夫妻俩没做过一天生意,每天24小时照看孩子,一家人平日仅靠老家亲戚多多少少的捐助生活。

  赵伟的父亲赵光亮回忆称,2月22日下午5点半,孩子放学骑车路过台西三路正在施工的隧道口时,因没有路灯,撞到了隔离墩,直接摔进没有设置护栏的11米深的隧道。孩子当场昏迷,左半边颅骨摔裂成七块。之后,经过两次颅骨手术及药物治疗,6月份出院。

  中午吃啥饭下午就忘了

  记者站在赵伟面前约两米的地方,问他是否能看清自己,赵伟回答说只有一层模糊的影子。“孩子现在左眼属于睁眼瞎,右眼也就只有个影像。”母亲陈克花说,她问赵伟中午吃的什么饭,赵伟抬起头盯着母亲,过了四五秒钟,才慢慢地说了一句“不知道”。

  “出事后两个多月他才会喊爸爸、妈妈,曾经要好的朋友他现在也不记得了。”说起赵伟现在的情况,母亲陈克花止不住地流泪。她说,自出事后,赵伟的记忆力基本丧失,智力大大衰退,刚发生的事情也记不住。以前活泼的他,现在在家里一坐就是一整天,也不大说话,只有听到去上学和出去玩才开心些。

  赵光亮称,因为没钱去专业的康复中心进行记忆力康复训练,他只能听从医生的建议,让孩子回到学校寻找部分记忆。

  21日早晨,记者跟随父子二人一同去学校。8点10分,父子两人从家里出门,一路上赵光亮始终紧紧拉着孩子的手不放,不时提醒他脚下有什么东西。8点17分,父子俩到了学校,把孩子带到教室后,赵光亮就在校门外守候着,“不敢离开,万一出什么事,我好赶紧去看看。”

  据赵伟的班主任李翠萍说,因赵伟智力和记忆力下降,原本应该读六年级的他降到了五年级,经过一个多月与同学的相处,赵伟重新认识了几位“老友”,可偶尔还是会忘记。

  没钱看病停药孩子直喊头疼

  “八个月了,孩子每天都要吃药,我到处借钱,现在已经借不到了。”赵伟的母亲陈克花说,现在已经花了20万元医药费,800块的药只能吃一个月,前几天他们看孩子病情好些,就给孩子停了药。可是没过几天,孩子的左眼旁就开始泛青,偶尔还会喊头疼。

  记者咨询处理该案的华政律师事务所律师于霞,她向记者解释,此次海底隧道的施工方有好几个单位,一家施工方起初出面调解时还很积极,可是一提到赔偿金问题,就以责任归属不明为由,让她找其他施工和在建单位。随后,记者电话咨询了目前负责协调各单位的青岛市市政集团相关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称所有事情已交由律师处理。

(责任编辑:廖颖瑶)

上一篇:

下一篇:智利水果生产者联合会:企业家盼与智利生产者直接接触

相关文章